微信平臺搜索[資本邦]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

微信二維碼
首頁 · 機構觀點 · 正文

這幾個國家是如何從高收入經濟體降級的

導語報告估計,到2050年,世界經濟格局將會經歷劇烈洗牌,全球新的六大經濟體將變成中國、美國、印度、日本、巴西、俄羅斯。

李迅雷金融與投資 · 2019-12-05 · 文/李迅雷 · 瀏覽3242

  最近,我在研究這些年高收入經濟體的人口規模變化時,驚訝地發現,這些年來,世界銀行把高收入經濟體的跨入門檻降低了,如最高的門檻應該是在2013年,人均國民收入(GNI)為12745美元,之后逐步降低至2017年的12055美元,去年的標準又調高至12375美元,但仍低于2013年時的標準。為何在全球貨幣發行總規模越來越大、通脹延續的趨勢下,但高收入門檻卻不升反降?為何有些已經跨入高收入經濟體門檻的國家又被降級呢?本文試作探討。

  本幣貶值是這些國家“降級”表象原因

  回看歷史不難發現,發達經濟體與新興經濟體之間的最大區別,就是匯率的穩定性。例如,從上世紀70年代至今,包括日本、加、澳、歐元區、英國、瑞士、瑞典等國在內的發達經濟體對美元的匯率水平(主要指數)幾乎沒有發生明顯的偏離,其超穩定性堪稱奇跡。

  但包括俄羅斯、印度、巴西、南非等新興經濟體的匯率水平(OTIP指數)則大幅貶值,同期大概貶值了70倍左右(主要是俄羅斯的盧布大幅貶值),這說明新興經濟體的貨幣穩定性比較差。

  不同發達經濟體美元指數與新興經濟體美元指數天壤之別

  數據來源:IMF,中泰證券研究所

  主要指數包括日本、加、澳、歐元區、英國、瑞士、瑞典,其中日元85年秋之后的升值

  OTIP指數包括俄羅斯、印度、巴西、南非等,其中人民幣05年中期之后的升值

  即便從最近20年看,俄羅斯的盧布兌美元的匯率,也貶值了200%,即從22:1達到66:1;巴西的雷亞爾貶值了120%、南非的蘭特貶值了148%。如此大幅度的貨幣貶值,使得以美元計算的GDP總量就大幅縮水。

  巴西、南非、俄羅斯三國本幣對美元的匯率變化

  數據來源:CEIC,中泰證券研究所

  貨幣貶值只是表象,可以直觀解釋南非、巴西、俄羅斯等國從高收入經濟體中除名的原因。但本幣大幅貶值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呢?這恐怕更值得研究。

  金磚三國,成色不足

  “金磚四國”這個詞是高盛首席經濟學家吉姆·奧尼爾于2001年首次提出的。2003年10月高盛公司發表了一份題為《與BRICS一起夢想的全球經濟報告》。報告估計,到2050年,世界經濟格局將會經歷劇烈洗牌,全球新的六大經濟體將變成中國、美國、印度、日本、巴西、俄羅斯。

  應該說,金磚四國外長于2006年聯合國大會期間舉行了首次金磚國家外長會晤,開啟金磚國家合作序幕。2011年,南非正式加入金磚國家,英文名稱定為BRICS,于是,金磚四國變為金磚五國。在金磚五國中,南非、俄羅斯、巴西都曾被納入到高收入經濟體中,但之后則由于出現經濟危機等原因,本幣大幅貶值,進而又退居為“中高收入經濟體。”

  從下圖中發現,巴西在1980年的時候,GDP在全球的占比達到3.61%,如今卻只有2.8%;1990年俄羅斯GDP在全球的占比為3.73%,如今只有2.08%。上世紀60-70年代,南非曾經全球的發達經濟體,也是非洲國家中經濟體量第一的大國,但自上世紀80年代以后就開始逐漸衰落。

  南非、俄羅斯、巴西GDP在全球占比(2010年美元不變價格)

  數據來源:CEIC,中泰證券研究所

  這三個國家的衰落,與其三次產業結構變化有關。如南非第二產業的比重下降過快,從1994年的38.2%降至2018年的27.7%。南非經濟的衰退,大背景是80年代蘇美對其進行經濟制裁,之后到了1994年,長期執掌南非政權的布爾人被趕下了臺,黑人當家作主,曼德拉當選南非首任黑人總統。這又使得部分白人精英逃離南非,計算機、生物醫藥、航天科技、軍事科技、納米技術、工業制造等高科技人才流失,使得南非在全球的經濟地位逐步下移。例如,在南非的出口結構中,工業品出口占比從2007年的77%,下降至2018年的64%。

  南非的三次產業變化

  數據來源:CEIC,中泰證券研究所

  巴西也有類似現象。2004年巴西第二產業的占比為24.3%,到2018年降至18.4%,原本第二產業占比就偏低,如今更低了。從出口結構看,1990年巴西的工業制成品占比達到56.4%,2018年降到了36.6%,初級產品的出口則從27.3%上升至50.4%。也就是說,巴西經濟更加依賴于大宗商品出口。

  巴西出口商品結構圖

  數據來源:CEIC,中泰證券研究所

  從2018年中國從巴西進口的商品結構看,“油籽;子仁;工業或藥用植物;飼料”、“礦物燃料、礦物油及其產品;瀝青等”、“礦砂、礦渣及礦灰”,三者均加總,進口占比達到了83.3%。也就是說,農產品、鐵礦石等占比很高。

  俄羅斯的產業結構和出口結構均優于南非和巴西,但為何俄羅斯經濟總是在低位徘徊呢?俄羅斯也是一個資源大國,據統計,石油探明儲量65億噸,占世界探明儲量的12-13%。森林覆蓋面積8. 67億公頃,占國土面積50. 7%,居世界第一位。天然氣已探明蘊藏量為48萬億立方米,占世界探明儲量的三分之一,居世界第一位。水力資源4270立方千米/年,居世界第二位。

  或許由于資源過于豐富,俄羅斯經濟也高度依賴資源出口,尤其是石油和天然氣。2018年俄羅斯商品出口額排名全球第14名,與其GDP水平基本相當。但其制造業中,除了重工業尤其是軍工比較發達之外,其他的依然還是很一般。

  2000年,普京在總統大選時說道“給我20年,還你一個奇跡般的俄羅斯”,并計劃在2020年成為人均國民收入達到3萬美元的發達經濟體。如今,大約只實現了目標的三分之一。其中,國際油價的大幅下跌、盧布大幅貶值是主要原因。但這些年來經濟增長接近停滯,卻是不爭的事實。

  這些年來之所以經濟增速很低,原因在于曾經作為超級大國的俄羅斯參與地緣政治比較積極,屢屢引發西方國家對它進行制裁,如2014年烏克蘭危機爆發后,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實施制裁,從而影響了其經濟增長,2015年,俄羅斯又從高收入經濟體跌回成中高收入經濟體。

  總體看,巴西、南非、俄羅斯三國從高收入國家跌回到中高收入經濟體之后,似乎都陷入到中等收入陷阱中。與2000年初甚至與2010年相比,“金磚”的成色已經淡去很多,今年前三季度,這三國的GDP增速都接近于零,比發達經濟體增速都慢。

  發展中國家“逆襲”失利的深層原因

  大部分發展中國家都有成為高收入國家或經濟強國的夢想,但二戰之后,成功晉級為高收入經濟體或發達經濟體的成功案例并不多。而且,成功晉級為高收入經濟體所覆蓋的人口數量也十分有限,如亞洲四小龍,人口加總也就一億多;再加上一些盛產石油的國家,靠資源優勢成為高收入經濟體。迄今為止,高收入經濟體的人口數量只占全球人口多16%左右。

  然而,有更多的發展中國家在向高收入經濟體沖刺的過程中失利,陷入中等收入陷阱,如墨西哥、阿根廷、巴西、馬來西亞、菲律賓、土耳其、伊朗、南非、俄羅斯等國,發現這些陷入到中等收入陷阱的經濟體有幾個共性:

  首先是工業體系不夠完善,制造業不夠強。制造業不強,要么工業品出口不行,要么進口替代不行,這就影響到一個經濟體的國際競爭力,進而導致外匯儲備不足,誘發貨幣貶值。

  相比之下,二戰之后成功實現經濟轉型并成為高收入國家的,最典型的是日本和韓國,這兩個國家都是制造業的強國,在家電、汽車、造船、電子等產業具有很強的優勢。換言之,要成為高收入經濟體,與他國的商業競爭恐怕避免不了,而且,一定要通過競爭獲得優勢,并在某些領域具有較強的國際競爭力。

  中國改革開放以來,經濟高速高增長,其中有一個重要原因,就是成為“世界工廠”,也成為商品出口第一大國。因此,中國經濟總量占金磚國家的比重維持上升趨勢,相比之下,其他四個金磚國家的GDP份額都無一例外的降低了(上圖)。

  其次,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國家通常存在國家治理結構缺陷。發達經濟體通常都實行市場經濟體制,高度法制化,保持國內社會經濟穩定,因此,高收入經濟體中,絕大部分是西方國家。但不少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國家,如伊朗,曾經是一個社會與經濟高度開放的現代化高收入國家,但經歷了伊斯蘭革命之后,卻變成一個政教合一的國家,人均國民收入目前只有5200多美元。此外,拉丁美洲國家也多次經歷了民主政體與軍人統治的交替體制,產生了很多弊端。

  宗教力量過強,對經濟發展也會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。在全球四大宗教中,佛教和基督教對教徒的約束相對有限,但伊斯蘭教和印度教似乎對教徒的影響比較強。當人的經濟行為與宗教行為相抵觸時,如果屢屢要服從宗教的旨意,那就導致人們行為的不經濟。這也是為什么高收入經濟體中基督教國家所占比重較高的原因,當然,受儒家文化的影響的日本及亞洲四小龍也早就步入了高收入經濟體。

  第三,不專注于發展經濟,為爭取在全球獲得更多話語權而屢屢與其他國家發生沖突。典型的如白人統治下的南非,如今的伊朗等。前蘇聯也曾是一個超級大國,但國家解體之后,一度陷入混亂局勢。即便到如今,俄羅斯依然參與到一些地緣政治中,軍事力量的介入,導致西方國家對其采取制裁措施,從而不利于經濟發展。

  第四,收入差距過大會導致經濟結構扭曲,不利于經濟長期可持續增長。研究發現,大部分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經濟體,其基尼系數一般都在0.4以上,但大部分發達經濟體的基尼系數則在0.4以下,基尼系數越高,表明收入差距越大,如南非已經到了0.6。

  收入差距過大,或導致中低收入階層有效需求不足,從而使得消費增速過低,影響經濟增長。例如,印度的收入差距過大,使得該國經濟波動較大,今年3季度的GDP增速僅有4.5%,與2017年7%以上的增速,大幅回落。智利也是貧富差距過大的國家,其首都圣地亞哥,由于地鐵票上漲,引發騷亂。

  總之,要成為高收入經濟體,而且不被淘汰出局,需要從做大做強制造業、完善國家治理體系、以經濟建設為重心和縮小收入差距等方面多管齊下。

圖片來源:123RF

聲明:本文為資本邦轉載文章,如有版權問題請聯系[email protected]

風險提示 資本邦呈現的所有信息僅作為投資參考,不構成投資建議,一切投資操作信息不能作為投資依據。投資有風險,入市需謹慎!

分享到:
{$ad}
竞彩投注技巧